天花板裝潢

關於部落格
酒店會計
  • 12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紐約美容美髮業或將實施評級制 華裔業者反應不一


  7日布朗士區長提出新議案,要求對紐約美容美髮行業實施評級制度。(僑報記者崔國萁攝)
  中新網1月8日電 據美國《僑報》報道,在紐約由華人經營的美容、美髮、美甲和桑拿按摩院比比皆是,原因是這類生意入門低,經營容易。但7日紐約布朗士區長Ruben Diaz提出新議案,要求對紐約美容美髮行業也實施類似於餐館的評級制度。消息一齣,布魯克林八大道商家與消費者對該提案反應不一。
  紐約市自2010年以來開始實施餐館評級制度,按照所扣分數多少,分A、B、C三個等級。儘管褒貶不一,但也在風雨中走過4個年頭。7日,針對紐約市眾多的美容、美髮、美甲與桑拿按摩院,布朗士區長Ruben Diaz、市議員Rafael Espinal以及多名業主、民選官員和民眾等,在市議會提案說要在全市五區的美容美髮行業內也設立類似餐館評級的評分制度,以監督該行業的衛生環境,並對從業人員的衛生與健康培訓加強管理。
  對於新提案,位於布魯克林八大道交59街的一家理髮店業主陳女士表示支持,並認為這樣做能加強行業公平競爭,也給予顧客一個公平指引。但距離這家理髮店不遠的一家美容院華裔女老闆卻告訴記者,實行評級制,會導致檢查人員定期上門檢查,而她的美容院只做女顧客生意,勢必對其生意產生影響。
  但詢問街頭的消費者,則大部分人對新提案表示支持。來自外州的陳先生表示,他平日在外州打工,前來八大道等華社,對這裡眾多的髮廊根本不瞭解,若店門口張貼政府的評級,將讓顧客更明確哪家好,哪家不好,有利於顧客做正確選擇。
  麥小姐也表示,美容美髮行業實行評級制度,不僅能給予消費者明確的指引,也會讓消費者的安全得到保障。她說,去年華社發生了多起美容或美甲院在操作過程中讓顧客受傷害的事件,若有評級制度相信會減少這類事件的發生。
  李先生也對新提案表示歡迎,他說由華人經營的一些美髮店或桑拿按摩院存在著不規範甚至涉黃的違法行為,有了評級制度,會對違規店起到監督作用,也讓消費者進入時能放心。(崔國萁)  (原標題:紐約美容美髮業或將實施評級制 華裔業者反應不一)
繼續閱讀

漣源市組織觀看教育專題片《作風建設永遠在路上》


  紅網漣源站12月31日訊(分站記者 蔣葵 彭琦卉)12月29日,漣源市在市政府機關大樓九樓會議室組織觀看由中央紀委宣傳部與中央電視臺聯合製作的四集電視教育專題片《作風建設永遠在路上——落實八項規定精神正風肅紀紀實》。漣源市委書記曾益民作重要講話,市委副書記、市長謝學龍,市委副書記宋建明,市人大常委會主任梅國華,市政協主席賀順清,市委常委朱桂良、倪志銘、肖更新、肖春、梁小兵、段德學及全體在家的市級領導觀看了影片。
  電視專題片《作風建設永遠在路上》由《承諾與期盼》、《正風肅紀》、《狠抓節點》、《黨風正民風淳》四集組成。影片運用紀實的手法,全景式展示出中央出台八項規定前後的變化以及反“四風”所取得的成就。影片首次還原披露了2013年3月19日首批違反八項規定精神的典型問題中六起案例的一些鏡頭和細節,其中案件當事人現身說紀和被查處的領導幹部談個人感悟等鏡頭讓人印象深刻。片中大量翔實的第一手材料,展現了中央堅決整肅“四風”、推進作風建設的堅定決心。
  觀看影片後,曾益民指出,影片充分表明瞭黨中央重申從嚴治黨的堅定決心。十八大以來,漣源市毫不動搖地堅持反“四風”、轉作風,全市黨風政風和幹部作風有了明顯好轉。
  曾益民強調,全市上下要祛除思想病根,切實提高思想認識,永遠繃緊作風建設這根弦。要嚴格正風肅紀,自覺帶頭遵守八規規定,身體力行踐行黨的群眾路線。要針對全市當前作風建設的重點問題,開展好專項整改,加大督查和處置力度。要建立長效機制,圍繞反對“四風”,抓緊建立健全改進文風會風、控制“三公”經費支出、治理吃拿卡要等制度。要完善作風建設考核機制,增加考核權重,將作風建設考核結果作為領導班子總體評價和領導幹部表彰獎勵、考察考核、選拔任用的重要依據。要不斷推進黨風正、民風淳的工作,弘揚清風正氣、艱苦奮鬥、勤儉節約精神,推動節儉文化、廉政文化宣傳。要進一步振奮精神,以改革創新的勇氣,求真務實的態度,一抓到底的決心,全力倡導良好作風,全力推進工作落實,為推動漣源新一輪大發展大跨越作出新的更大貢獻。  (原標題:漣源市組織觀看教育專題片《作風建設永遠在路上》)
繼續閱讀

希腊男議員被拍到偷聞女同事外衣(組圖)


  議員皮特羅斯·塔索鮑羅薩斯(Petros Tatsopoulosas)拿著女同事的外套,格利戈裡斯·普薩利亞諾斯(Grigoris Psarianos)則探頭去聞。(網頁截圖)
  國際在線專稿:據英國《每日郵報》12月23日報道,在不久前希腊議會進行的新總統首輪投票期間,一名男議員被拍到正偷聞他的女同事的外衣,旁邊還有數位男性議員在笑。事後,這些議員被批“低俗”、“性別歧視”。
  當時,女議員蕾切爾·馬基里(Rachel Makri)將外衣脫下放在後面的椅子上,自己則坐在靠前的座位上。照片中,議員皮特羅斯·塔索鮑羅薩斯(Petros Tatsopoulosas)拿著馬基里的外套,而格利戈裡斯·普薩利亞諾斯(Grigoris Psarianos)則前傾身體探頭去聞。
  塔索鮑羅薩斯與普薩利亞諾斯都是希腊極左翼聯盟(SYRIZA)前成員,這件事一經曝光,就引來網上一片譴責聲。此外,女議員馬基里也就此事回應,稱塔索鮑羅薩斯和普薩利亞諾斯是兩個“笨蛋”。(沈姝華)
  1
   普薩利亞諾斯偷聞女同事外衣時,周圍的男議員似乎在笑。(網頁截圖)
  塔索鮑羅薩斯與普薩利亞諾斯被批“性別歧視”和“低俗”。(網頁截圖)
  外衣的主人蕾切爾·馬基里(Rachel Makri)在被要求就此發表評論時,稱塔索鮑羅薩斯與普薩利亞諾斯為“笨蛋”。(網頁截圖)
  (原標題:希腊男議員被拍到偷聞女同事外衣(組圖))
繼續閱讀

美華人外出旅游將空房出租 房東房客均感划算


  中新網12月17日電 據美國《世界日報》報道,美國聖蓋博的趙先生日前要回國一個月,兩房一廳的房子空了出來。他在網站上將自己房子貼了上去,很快就有好幾個背包客跟他聯繫,最終確定了一名客人到訪的時間,趙先生說,客人是中國來美國旅游的大學生,不願意跟旅游團,而且願意嘗試民宿,所以就租了他的房子。
  如果出門旅游或家裡有空房,把空餘的房子出租是很多人的想法,相比起長期出租,短期租給游客賺錢更多,因為大量游客來南加旅游,相比住在旅館里,住民宿更好玩,而現在的民宿網站會提供保險,所以租房人不必擔心房子有損壞而無人賠償。
  趙先生說,這名大學生一共住大約十天,但交納的房租已經超過長期出租一個月租金,讓他覺得這種短期民宿出租非常划算,而且房客一般也不會在廚房大動干戈,比起長期出租好很多。他說,房租幾乎可以值回飛機票價,既方便了別人,也給自己帶來了收入,一舉兩得。
  阿蘇薩的張小姐也在考慮把房子做短期民宿。她說,初始她擔心這種短期出租,房東完全不瞭解房客底細,如果房子的東西被損壞將無處尋償,不過對於普通人來說,家裡不要存放值錢的物品即可。她說,租房網站也保護房客利益,想要出租房子,房東必須提社安號,而且收入必須報稅。
  從上海來陪太太生孩子的王先生就在該網站上找到了一家民宿,他表示,太太住在月子中心,而他則是孩子剛出生時來一次南加,孩子滿月後再來接太太回國,所以租這種民宿非常划算,價格比旅館便宜,而且來去自由,房間里設備一應俱全,不用再額外添置東西。
  他一共租12天,比旅館便宜,比起住月子中心來說省的更多,而且房東對他也很友好,住的很愉快,他說,雖然那個民宿網站是英文,但對大多數年輕人來說並不是問題,也比較放心,不用擔心被騙。(張越)  (原標題:美華人外出旅游將空房出租 房東房客均感划算)
繼續閱讀

廣東羅定警方成功解救一被拐婦女


  中新網雲浮11月26日電 (黃耀輝 黃燦奇 張勁瑋)家住廣西岑溪三堡鎮的王某香被人拐賣到廣東羅定市附城鎮一村民為妻,雖曾多次嘗試逃跑,但都以失敗告終。
  羅定警方發言人26日表示,警方日前成功將王某香解救,讓其以與家人團聚。
  據警方介紹,今年9月25日,家住廣西岑溪三堡鎮的王某香突然走失,家人四處尋找一直無果。11月15日下午,羅定警方收到舉報,稱附城街道東冠村委有人非法拐賣婦女。
  羅定警方隨即組織警力到該村核查,當警方來到東冠村委文仲坑黃某倫家中,向前來開門的婦女表明身份後,該婦女馬上抓住民警的手語帶哽咽地說:“阿Sir,求你快點帶我走!”。
  經查,該婦女叫王某香(女,37歲,雲南人)家住廣西岑溪三堡鎮,曾患有精神疾病。今年10月被人拐走後以2千元的價錢賣給東冠村委文仲坑黃某倫為妻。
  11月17日早上,羅定警方將王某香安全護送至廣西岑溪三堡派出所,並通過三堡派出所聯繫上王某香家人。
  目前,案件正在進一步偵查中。(完)  (原標題:廣東羅定警方成功解救一被拐婦女)
繼續閱讀

世界生命湖泊大會江西達成 《鄱湖共識》


全球自然基金會主席、世界生命湖泊網執行主席瑪麗安給江西山江湖可持續發展促進會頒獎。 陳艷偉 攝
  中新網南昌11月21日電(記者 範文娟)為期兩天的第十四屆世界生命湖泊大會21日傍晚在江西南昌落幕,三十餘國的參會代表通過《鄱湖共識》,號召大家攜手共同保護世界湖泊的生命之源。
  《鄱湖共識》指出,湖泊和濕地是自然界中非常脆弱的生命系統。在人類活動和全球氣候變化的雙重作用下,世界湖泊生態系統正面臨著嚴峻挑戰,尤其是隨著人類活動對湖泊的影響日益加劇,造成了大量的湖泊污染和嚴重富營養化,許多湖泊功能退化、甚至逐漸從地球上消失,極大地影響著人類生產和生活。
  中國2014氣候變化研究報告指出,氣候變化對水資源,特別是亞熱帶乾旱地區的水資源產生巨大影響,地球溫度每升高1度,全球大約7%的人口將面臨至少20%水資源的減少。因此,迫切需要世界各國攜起手來,共解湖泊發展之困、共謀人類與湖泊和諧發展之路,共同捍衛湖泊的“生命之源”。
  與會者認為,“無論是發達國家或發展中國家,都面臨著經濟發展與環境保護的兩難選擇。尤其是發展中國家,正在加速實現工業化和城鎮化,保護環境的壓力更為巨大,如何在加快發展中,保護好我們共同的“一湖清水”是世界各國湖區人民和熱愛湖泊的友好人士的共同夢想。”
  如何使夢想成為現實?與會者一致認為,“必須在尊重湖泊濕地生態系統的同時,開展一系列行之有效的行動。目前,湖泊保護有制度和法律保障,但是這些制度和法律亟需得到切實實施,有關的防治污染技術手段也需要運用於實踐。”
  《鄱湖共識》還指出,目前中國境內的許多湖泊面臨嚴重的污染問題,鄱陽湖是為數不多沒有受到嚴重污染或富營養化的大型湖泊之一。鄱陽湖是中國最大的淡水湖,是江西的“母親湖”,是世界著名的候鳥棲息地。目前鄱陽湖的生態系統較為良好,然而,湖區城鎮化推進和工業化發展是其可持續發展面臨的巨大挑戰。
  《鄱湖共識》強調,近年來,中國政府高度重視鄱陽湖的生態保護,採取了一系列措施,如退田還湖,設立鄱陽湖生態經濟區等,以促進湖區可持續發展,這些舉措都是十分積極和有效的。“鄱陽湖經各級政府、科研機構和民間組織的共同努力,成為世界湖泊保護的成功案例。世界生命湖泊組織將在世界範圍內,推廣鄱陽湖保護的經驗。”
  閉幕式上,江西山江湖可持續發展促進會與鄱陽湖國家濕地公園管委會兩單位,因在保護湖泊和生態方面作出貢獻而獲得全球自然基金會(GNF)頒發的2014年度“生命湖泊最佳保護實踐獎”。
  世界生命湖泊大會是每兩年召開一次的國際性高峰論壇,主要研討全球範圍內湖泊和濕地所面臨的問題。2006年,世界生命湖泊大會首次在中國舉行並通過了《鄱陽湖宣言》。(完)  (原標題:世界生命湖泊大會江西達成 《鄱湖共識》)
繼續閱讀

昆明民辦高校200名教師罷課 省教育廳進駐處理


  法制晚報訊(記者 耿學清 稿件統籌 朱順忠) 記者剛剛從位於昆明市的雲南科技信息職業學院獲悉:從昨天開始,該校200多名教員因對某投資方履行合作協議不滿,拒絕上課。至今天上午,該校3000餘名學生也在輔導員的陪同下回到宿舍。法晚記者還瞭解到,兩個月前雲南省教育廳一名副廳長帶隊的處置工作組已進駐該校處置相關事宜。
  今天上午,雲南科信學院黨委宣傳部工作人員告訴法制晚報記者,目前該校的教學工作已經全部暫停,全校學生也集體停課返回宿舍。
  雲南省教育廳的公開信息顯示,雲南科技信息職業學院是該省第一所經省政府批准、國家教育部備案,面向全國招生,具有獨立頒發國家高等專科學歷文憑的全日制民辦普通高等職業學院。目前該校有教職工220人,在校學生3302人。
  今天上午該校部分師生告訴法晚記者,2012年10月,該校與某投資公司簽訂了合作辦學協議,但是學校被上述公司接手後“不僅沒能履行協議內容,反而使學校正常教學秩序發生混亂”,教職工的工資也屢次難以發放到位。
  該校黨委宣傳部相關人士表示,教職工主要訴求就是解除之前和上述公司簽訂的協議。
  記者從雲南省教育廳獲悉,兩個月前省教育廳已經註意到師生們的不穩定情緒,並且派出由一名副廳長任組長的“處置維穩工作領導小組”進駐學校兩個月。
  “民辦學校辦學特別艱辛,我們正在現場處理。”今天中午,該工作組成員之一、雲南省教育廳民辦教育處處長曾傳虎告訴法晚記者。
 
編輯:SN182
繼續閱讀

廣西部署職務犯罪追逃追贓專項行動


  鄧鐵軍
  本報訊(記者鄧鐵軍)廣西壯族自治區檢察院近日召開該區檢察機關開展職務犯罪追逃追贓專項行動部署電視電話會議,傳達貫徹全國檢察機關開展職務犯罪國際追逃追贓專項行動部署會的精神,研究全區檢察機關開展職務犯罪追逃追贓專項行動工作,同時安排今年第四季度的查辦和預防職務犯罪工作。  (原標題:廣西部署職務犯罪追逃追贓專項行動)
繼續閱讀

無處安放的父親母親


  連續3個星期打不通家裡的電話,趕回家時,發現父母已經雙雙離世……10月25日,一起發生在浙江嘉興煙雨社區的悲劇,再次引起人們對空巢老人養老問題的關註。
  城市化讓兒女遠離父母,養老院花費高且不能讓人放心,社區養老正在嘗試,但離成功還很遠,看起來,沒有任何一種養老模式是實用且完美的。
  但父親母親卻已經等不及了。以南京為例:截至2013年6月底,南京市戶籍人口680萬,60歲及以上戶籍老人在120萬左右,人口老齡化率近20%。預計到2015年,南京60歲及以上常住老年人口將超過150萬人。隨著老齡人口的增加,養老服務如何與時俱進?父親母親何處安放?昨天,現代快報記者對此做了調查。現代快報記者 郝多 仲茜 吳頔 鐘曉敏
  獨居個案
  不想孤獨終老,他以“藝”會友
  人物1:徐匯澤,92歲
  不想孤獨終老,他以“藝”會友
  徐老是一位失獨父親。“老伴去世後,社區曾經推薦我住養老院。” 回憶起迄今唯一一次住進養老院的經歷,老人的眉頭皺了起來。“我看到一排老年人坐在屋外的廊檐下曬著太陽,目光都獃獃的。”徐老說,當時他的心就立馬“涼颼颼”的了。
  “這樣的生活可不是我想要的呀!”徐老說。後來,徐老輾轉獲得了景明家園社區廉租房的機會。“現在,好多鄰居都是我的好朋友,社工、義工也都關心我。”徐老說,社區熱心義工農陽主動與老人結成幫扶對子,承擔起照顧他的重任。
  此外,徐老還是一位“陽光老人”。中國畫、書法、電子琴……興趣廣泛的他,結識了很多“忘年交”,記者採訪時,就有三位不同年齡層次的友人來看望他。
  “特別欣賞爺爺,他多才多藝,雖然年紀大了,身上卻有許多年輕人都沒有的熱情,對我們這些熱愛文藝的小字輩也很關懷、包容。”30出頭的李小玲說,徐老的家是“養心堂”。“每次來,都能感受滿滿的正能量。”就這樣,徐老以“藝”會友,交到了不少好朋友。每天早上9點以後,徐老家就熱鬧起來。“最多的時候,一天之內,有20多人來看望我,還有年輕的朋友陪我一起作畫,大家在一起切磋、交流技藝,多快樂,我的晚年又怎麼會寂寞呢?”說著說著,徐老笑了起來。
  怕給子女添麻煩,她想“以房租養老”
  人物2:顏奶奶,81歲
  怕給子女添麻煩,她想“以房租養老”
  顏奶奶一個人獨居14年了。逢年過節,兒女以及孫輩都會來看望顏奶奶,但平日里,陪伴她最多的是熱心的社工萬冬梅、小曹以及她自己請來的鐘點工阿姨。顏奶奶沒有半點抱怨晚輩們,“兒子、女兒都是60多歲的人了,他們身體也不好,看我也不方便,孫輩們工作又很忙。”
  顏奶奶患有高血壓、高血糖、慢性支氣管炎、腦梗塞、白內障等多種疾病。為了不給兒女們添麻煩,她從每月的退休金里拿出800元,請來了一位鐘點工阿姨。“一天兩個小時,給我做飯、打掃屋子,這樣,我可以省點心。”本善社工服務中心的社工萬冬梅、小曹等人也常來看望她、陪伴她。
  閑暇時,顏奶奶就養蘭花,但卻“留不住”,因為她很熱情,好多盆蘭花都被她送了人,如今家中只剩五六盆了。除了蘭花,顏奶奶還養了許多其他品種的花草。
  顏奶奶腿腳不便,最近打算住進養老院,不過,她一個月的退休金有兩千多元。而她看中的那家養老院一個月的費用在2500元左右。
  這讓顏奶奶覺得有些貴了。
  在猶豫和矛盾中,顏奶奶心生一計來。“我想把我的房子出租出去,有了租金,入住養老院的費用就不會捉襟見肘了。”不過,這事還停留在顏奶奶的心裡。顏奶奶嘆了口氣說,“人都是有感情的,住在這裡這麼久了,怪捨不得的。”
  社區努力
  老齡化社會來臨,南京市各個社區也使出了渾身解數,關愛身邊老人,尤其是孤寡獨居空巢老人。
  A
  網格化管理,組建“夕陽紅助老服務隊”
  鼓樓區湖南路街道雲南路社區地處主城區老舊小區,轄區12700多戶籍人口中,60歲以上老人有3387人,超社區總人口的四分之一,其中孤寡獨居老人有60多位,重點關註老人21位。
  “首先是網格化分配,每個社工負責聯絡300戶居民,調查瞭解具體情況。”雲南路社區黨委書記盧建瑛說,社區一共14名社工,按照片區每人負責服務300戶,對片區的老人,尤其是獨居、孤寡、五保、三無、失獨以及空巢老人,格外建立檔案資料,然後形成重點服務對象,平均每個社工每天需要關註5到7位老人。“不管是打電話還是上門,每天都會記錄老人的活動信息。”盧書記說。
  然而,社工的力量還是有限,社區又發動起更多居民,加入為老服務中。在雲南路社區,就有這樣一支“夕陽紅助老服務隊”,請年輕一點的老人服務高齡老人。“白天年輕人都去上班了,社區里剩下老年人,樓道里年輕一點的老人們常幫鄰裡老人買菜、拿牛奶,也順便照應照應。”後來,小區物業、送奶工、報紙投遞員、樓道長都成了助老志願者。今年9月初,80多歲的葉奶奶在家摔倒,小腿骨折動不了了,就是送奶工發現葉奶奶兩天沒有拿牛奶,通知了社區,隨後社工和民警上門撬開門鎖,將葉奶奶送去醫院。盧書記介紹說,借助更多志願者的力量服務老人,也成了社區為老服務第一個發展方向。
  B
  互助式養老,“紅絲帶”成為老人的支持
  在秦淮區洪武路街道龍王廟社區,年輕一點的老人照顧年紀大的老人,這樣的“鄰裡親情守望”幾乎存在於每一戶居民中,一根紅絲帶,把兩戶家庭綁在了一起。
  樓上樓下,左鄰右舍,拿報紙或者拿牛奶時,敲敲對方家的門,就順道看了老人了,只要有人答應,便放心了。
  於是,你經常會看到這樣的場景,張奶奶下樓買菜時路過李奶奶家,“李大媽你在不?”“在,起來了。”這樣的問候,在龍王廟社區,已經持續了3年之久。
  樓下的奶奶生病了,樓上的奶奶就幫著撥打120,送到醫院,忙前忙後;颳風下雨,大家總是互相幫著收衣服。結對的老人們還一起買菜買藥,一起出去曬太陽,聊天……社區主任徐水蘭說,目前社區的“紅絲帶”,主要是針對75歲以上以及70歲以上身體不好的老年人,“我們會在他們的家門口繫上紅絲帶,大家就知道這是需要幫助的獨居老人。”
  “鄰裡親情守望的建立,會讓年輕人更加放心,讓‘年輕’的老人有老有所為的樂趣,也讓困難的、有需要的老人更加安心地生活。”徐水蘭說,這樣的互助式養老,可以讓老人同時獲得心理和情感上的支持。
  養老探索
  未來養老,是居家還是養老院?
  社區養老,單靠社區的力量是遠遠不夠的,近年來,南京不少社區都引進了專業養老機構,依托民間公益力量,一同完善為老服務體系。
  專業服務以家庭為服務對象,能同時解決老人和孩子問題
  在南京市秦淮區康樂匯家庭服務中心裡,70多歲的吳奶奶拉著康樂匯理事唐曉平的手,儼然母女一般親熱,“我家啊,除了你,誰都不讓進……”唐曉平也笑眯眯地說:“放心,我們肯定會照顧好您的。”
  在秦虹街道,像吳奶奶這樣的獨居老人,總共有278人,而空巢老人更是多達1440人,這些數字,唐曉平都一一記錄在本子上,“居家養老,迫在眉睫。”
  康樂匯是全南京市第一家把家庭作為服務對象的公益組織,其設計方案是,以居家養老為重心,著重為老人和孩子服務,“由兩頭往中間推,最後輻射、惠及到年輕人。”“我們調查發現,最急需解決的還是老人和孩子的問題,希望獲得的社區服務主要是接收快遞,代繳水電氣費這樣的便民服務以及開辦多元化的興趣小組。”按照這樣的思路,500多平米的康樂匯家庭服務中心開辦起來了。
  唐曉平說,針對老人吃飯難的問題,他們有兩種方案供老人選擇,一種是配餐,“腿腳靈便的老人可以上門自取,一些樓層較高,不方便行走的老人,我們可以上門送餐。另外一種則是配菜上門,我們在配菜中心購買價格低廉但非常新鮮的凈菜,老人可以自己在家烹飪。”除了物質上,在精神層面,康樂匯也設置了關懷計劃,“每個月大學生走進老人家一次,寫老人的故事,再讀給老人聽,另外,志願者也走進老人家一次,陪老人聊天,解決老人生活上一些難以解決的家務事。”
  儘管方案設置得如此詳細和貼心,唐曉平仍然有些擔憂,“老人、尤其是年紀大的老人,都不是享受型的,很難接受花錢買服務的觀念。”唐曉平說,相比較社區+居家的養老模式,養老院提供的服務肯定更全面,但老齡化社會的到來,養老院的床位遠不能滿足日益增多的老人,“希望能有更多人理解這種模式並支持我們。”唐曉平說。
  普通養老院與非營利性養老院互補,能走多遠?
  在鼓樓區湖南路街道雲南路社區轄區,也有一家民營性托養式敬老院,和一家非營利性公益組織承辦的居家養老服務中心,共同提供為老服務。
  位於西橋6號的銀杏樹敬老院前身是湖南路街道養老院,後引入民營資本,成為社會化、市場化,專業提供全日制、醫養結合的養老院。受城中心地少價高的影響,養老院地方不大,但依然可以提供28-30個床位,負責人任主任介紹說,這兩年床位一直緊張,變動很小。
  此外,雲南路社區還活躍著一群特殊的志願者,他們就是來自鼓樓區茶壽居家養老服務中心的工作人員。今年4月,這家居家服務中心開業,為社區60歲以上的老人提供日間照料、健康養生、文藝課堂等服務。負責人李林爽是一家非營利性民間公益組織的發起人,這也是她第一次涉足養老行業。因為是非營利性民間公益組織承辦,中心對上門來的老人只收取低廉的照料費用。也因此,中心開業半年來,鮮有收入,和其他居家養老中心一樣,李林爽正在為尋求盈利模式而苦苦追尋。否則,能走多遠,還是個問題。
  倡議
  每天給爸媽一個電話
  最好與父母保持“一碗湯的距離”
  社區在服務老人過程中,也遇到很多困惑。“有時候老人不配合,有時候又怕老人太依賴社區,畢竟一個社區社工人數有限,還有很多其他工作,遇到像青奧會、大掃除之類的大活動,更不可能每天都有時間服務老人。”一位社區主任坦言。
  記者瞭解到,其實每天來社區求助的老人有很多,有的是為下水道不通、路燈不亮,有的是來社區醫院咨詢慢性病報銷,有的則是為辦理市民卡、繳水電費,而大事小事都來社區求助,原因只有一個,因為他們都不想麻煩子女,怕影響孩子工作。“有時候問題解決了,老人也不肯讓我們告訴子女,因為不想讓子女分心,凡事都自己想辦法解決。”雲南路社區服務站站長劉萍說,很多獨居、空巢老人都特別要強,堅決不麻煩子女,“如果子女像老人一樣,也能全心全意為對方考慮、著想就好了。”
  “其實,每天打一個電話給父母,這並不難,不僅能聯絡感情,還能及時發現情況。”劉萍倡議說,對空巢、獨居老人來說,有一份感情寄托,有一份親情呵護,比多少志願者上門服務都要強。在外地的子女可以通過電話,和社區保持聯繫,形成互動。一旦發現自己的父母有異樣,可以提醒社區特別關照,“一般只要有這樣的電話來了,我們的社工都會上門,在那段時間特別照看老人。”劉萍說,每個社區院落、樓道里,都張貼有負責該片區社工的聯繫電話,居民可以隨時與社工保持聯繫。
  “相比之下,住在同一個屋檐下,也不是最好的選擇。”樹德里社區主任王照怡介紹,社區有位老人與女兒女婿住在一起,就矛盾不斷。女兒女婿把家裡裝修得很漂亮,收拾得很整潔,但老人去了之後,喜歡收集紙盒、廢品,把家裡堆得亂七八糟。此外,老人為了節約水,經常小便不沖廁所,也讓女兒女婿頭疼。與子女住在一起,老人過得也不一定舒心。有一位老奶奶告訴記者,兒子媳婦太愛乾凈,讓她每天必須洗澡之後再上床睡覺。“冬天太冷了。”老奶奶不願意。
  王照怡建議,有條件的子女,最好與父母住在同一個小區,但不要住在同一個屋檐下,保持“一碗湯的距離”。“一碗湯的距離”指的是從自己家中給老人住處送去一碗湯,湯送到老人手上還不會變涼。這樣,這樣子女既擁有自己的空間,又方便照顧老人。“子女的陪伴、精心照料,才是老人晚年最幸福的依靠。最近,我們剛剛做過一個摸底調查。”王照怡說,社區共有92位獨居老人,其中有4位老人跟子女同住一個小區,有的就在樓上下,照顧起來方便,也少了很多摩擦。  (原標題:無處安放的父親母親)
繼續閱讀

民政部:流動人口遇急難情況可以先救助後補手續


  京華時報訊(記者陳蕎) 昨天,民政部召開例行新聞發佈會,針對中央提出的全面建立臨時救助制度的要求,民政部表示,今後,持居住證的居民在遭遇大病、交通意外等急難時,將可與戶籍居民享受同等待遇的臨時救助,無居住證流動人口遇到急難,可向居住地社會救助機構申請相關救助。
  民政部副部長竇玉沛說,社會救助機構原來只為流浪乞討人員提供服務,但今後將擴大職能。流動人口如出現務工困難、尋親不遇、被偷被搶等急難情況,都可以申請救助,“管飯、提供臨時住宿,回家還給買票。”
  民政部社會救助司司長王志坤介紹,流動人員在居住地申請臨時救助,一般分為兩種情況。情況不緊急的,可按一般程序經過個人申請,經鄉鎮組織村委會進行評議,然後進行公示和初步審核,最後報縣級民政部門審批。若遇到急難情況時,如果不立即給予救助就會造成一些無法輓回的損失和無法改變的嚴重後果,就必須啟動緊急程序,先救助,事後再補齊相關手續。
(原標題:流動人口遇急難情況可以先救助後補手續)
(編輯:SN098)
繼續閱讀
網誌分類篩選
收起分類
分類篩選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